体育彩票【真.正规】

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电动车充电爆炸快递小哥命垂危平台称只在跑订



  9月14日,江苏苏州快递员石哄龙在家午睡期间,其租赁的电动车锂电池在充电时突然发生爆炸,造成其全身烧伤面积达98%,目前仍在医院接受治疗,病情危急,巨额的医疗费让石哄龙一家无力承受。“9月18日,本来准备要动手术了,二十万元的手术费现在还没有着落。如果时间拖得再久一点,以后连上手术台的机会都没有了。”石哄龙的家人对记者说。

  快递员不是在接送订单过程中发生意外,平台有无责任,保险如何认定?租借电池的商家、电池的生产厂家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外卖员租来的电池质量有无保证?近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对此展开调查。现场还原

  9月18日中午,紫牛新闻记者来到了事发现场。记者看到,石哄龙租住的房子已被贴上了封条,前门门口也拉上了警戒线。后门变形的不锈钢防盗网,记录了当时爆炸时巨大的冲击力。一名邻居对记者说:“我看到那边屋子上有烟,当时烟不大。我跑过去,发现着火了,还有人躺在里面,全身漆黑。当时他还有意识,我叫他赶紧跑,然后他就自己爬出来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电动车的锂电池充电时发生爆炸。我刚进去的时候里面都是烟,里面还有噼里啪啦像放鞭炮的声音,我们也不敢继续往里走。知道是锂电池爆炸,也不敢轻易靠近。我们找来几个灭火器,但是根本无法灭火,这里灭了,那里又着了,房间里最后全是火,实在没办法了,便把后面的窗户敲掉,把门打开,等消防队过来。后来,救护车来了,就将伤者抬走了。”石哄龙被送往医院

  附近居民告诉记者,当天,石哄龙送完外卖回来,把电动车的锂电池拿到自己的五平方米大的屋子里充电,“估计是怕电池被人偷走,所以将电池拿到屋里充电。”

  石哄龙来自安徽,一家人常年在外务工,大姐石陈艳在浙江,二哥留在安徽老家,老三石哄龙在苏州,四弟石子龙在上海,父母都是农民,靠种地为生。石哄龙的妻子在孩子两岁时离开了,儿子一直由石哄龙的父母抚养。为了维持生计,石哄龙前几年到苏州打工,不久前成为了闪送平台的外卖员。

  谈及他的为人,附近居民对他的评价是老实、能吃苦、待人友善。“他每天早出晚归,平时都是吃泡面,从没买过其它好吃的。”附近小卖部的老板娘说。

  在得知石哄龙发生事故后,石哄龙的家人和亲戚都从各地紧急赶往苏州。“我们一家都从浙江过来了,二弟带着父亲、亲戚从安徽老家赶来,四弟从上海赶过来。”大姐石陈艳说。

  怕家里的老母亲担心,家人统一口径,“没敢告诉她现在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母亲在家带着我的小侄子(石哄龙的儿子),也知道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但不知道有这么严重。打电话问我们,我们只能说是烧伤,情况不严重。”大姐石陈艳说,母亲要求通过视频看一下儿子的状况,家人就瞒着她说,怕被感染,医生不让看。大姐石陈艳讲述弟弟的近况

  从医院出具的诊断书上可以看到,石哄龙的诊断结果为重度烧伤三级,烧伤面积98%。“目前病情非常危重,病人除了休克以外,多器官正在衰竭。”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黄芳说,“患者的肺、肝、肾器官功能都不全。我们现在仍在做抗休克治疗,患者也开始进入了感染期,我们在抗感染的同时也在维护他的器官功能。我们也在准备手术,切除他部分感染的皮肤。手术要分多次进行,手术之后,病情也有可能发生恶化。”

  大姐石陈艳对记者说:“刚送来医院的时候,他的生命体征都是不平稳的。经过几天的治疗,现在已经到了最佳的手术期。我们现在遇到了费用问题,没有办法进行手术。医生说,如果过了最佳的手术期,治疗基本上就没有意义了。原本烧焦的皮肤下面已经开始溃烂,接下来细菌会大量侵入,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石陈艳说,“第一次的抗感染手术需要二十多万元,医生说,未来还需要十几次手术。治疗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保命,第二阶段是恢复肾脏功能,第三阶段是外形的恢复。现在手术的目的就是保命。”记者了解到,石哄龙的家人在水滴筹上发起筹款,目前已筹集16.3万元。

  石陈艳告诉记者,现有的存款加上东拼西凑来的钱,已经花了十七万元,目前手术费二十万元仍没有着落。

  9月17日,闪送平台两位工作人员来到医院。“他们带来了5000元的慰问金,要求我们签署一份协议书,拿了这个钱以后,我们就不能在网上发布关于他们平台的不好言论,而且不能把收下5000元的事情说出去。”石哄龙的大姐愤怒地说,“这不是慰问金,这是封口费,这个我们不能接受,太侮辱人了。”

  “保险公司到现在都没有进行理赔,闪送平台到底有没有给我哥买保险,买的哪个保险?”石子龙在电话里声嘶力竭地喊,得到的回复却是“员工合同上都写得清清楚楚。”“一场大火下来,合同什么的早就烧没了。”石子龙对记者说,“现在最紧急的就是把保险里的钱拿出来,先把我哥的手术费垫上,闪送平台这边问来问去也问不清,浪费时间。”石哄龙弟弟石子龙与闪送平台工作人员沟通保险问题

  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了闪送平台工作人员,对方回应称,石哄龙与平台仅是合作关系,并不是雇佣关系。平台也为石哄龙买了保险,但是参保范围仅包含他在接送订单的过程中,其它时间并不在保险的赔偿范围内。“他在闪送只是兼职,只在接送订单的过程中有保险。”平台方表示,他们非常想帮助石哄龙,并且已经安排当地的工作人员在协助处理。

  记者发稿前,闪送平台另一位工作人员打来电话称,他们确实为石哄龙购买了团体保险,只是里面涉及其他员工的个人信息,所以不方便透露。关于能否赔偿,公司这边也正在与保险公司协商。

  紫牛新闻记者随后来到了石哄龙租借电池的店铺,店内主要经营电动车出售、修理及电动车电池租借等业务。店铺内货架上,摆放着数十个正在充电的电动车锂电池,短短几分钟内就有五六个外卖员前来更换电池,其中一名外卖员对记者说:“最近送的外卖较多,电动车上的电池用不了多久,就没电了,所以赶紧拿过来换个电池,还是挺方便的,如果自己在家里充电的线个小时左右,但现在不允许将电池放在家里充电,因为容易引起火灾。”租借电池的店铺负责人表示会联系厂家

  店铺负责人告诉记者,他只是作为中间商,将厂家提供的锂电池提供给租户。附近有许多外卖骑手在这里租借电池,租借电池时都会签好合同,不允许在店铺外给电池充电,私自拿回家充电一切后果自负,与甲方无关。“虽说合同是这样写的,但是我作为商家也有一定责任,我会帮助他们家属找到电池的生产厂家。”当记者提出要看一下合同具体内容时,该负责人表示,合同内容不方便透露。目前消防大队正在调查电池爆炸原因。

  事实上,因为电动车电池引发的火灾并不少见。去年6月,苏州姑苏区阊胥路上一家电动车专卖店里的一辆电动车深夜突然起火,现场救援人员多次扑灭,多次复燃。通常,锂电池爆燃后,短短两三秒就会燃起巨大火焰,危害程度可想而知。苏州中学科技中心主任周玉龙介绍,电池在电瓶车上充电时间不能过长,如果锂电池本身存在质量问题,当锂电池爆燃后,短时间内会有大量热量释放出来,根本来不及反应。其实锂电池爆炸的诱因很多,长期使用不保养导致的负极容量不足、长期外露浸水、劣质充电器导致的短路、充电时间过长等因素都有可能引起漏液、起火,甚至爆炸。

  紫牛新闻记者随即采访了几位正在接单的外卖员,“我的电动车是自己买的,电瓶是租来的。买车时卖家会出租电池,每个月交一次租金,中间更换电池时就不用再交钱了。电池没电了就到指定地点更换,把电池放进机器里充电,机器会自动弹出一个充满电的电池。”这名外卖员表示,自己并没有签订任何合同,如果电池出了问题,可以联系租赁平台负责人。

  “听说了前些天发生的电瓶爆炸事故,我也不知道这里的电池有没有质量保证。”这名外卖员对记者说,“危险肯定是有的,只能自己平时多加小心。”

  如今,电动车租赁在苏州街头随处可见。记者看到,在苏州高新区一家出租电动车的商铺门口,摆放着十几辆崭新的电动车,车座后面安装有搭载货物的支架,商铺外的机器上,摆放着多个正在充电的锂电池。前来租赁电动车或电池的大部分是外卖、快递从业人员。

  负责租赁业务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这里出租的电动车需要支付押金1000元,每月租金为598元,租借电池每月仅需299元,实行以“租”代“买”,节约成本的同时可以提升配送效率,因为送外卖需要一直骑电动车在路上跑,电池电量消耗很快,需要及时更换,他们在这里支付租金后可以不限次数更换电池,无需等待,这样一来,可以节约大量时间。然而,带来方便的同时,也存在许多隐患。如果租赁方使用小作坊生产的电池,质量难以保证。

  在另外一家电动车电池租赁点,店铺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租赁电动车电池需要签订一份合同,合同上约定双方的责任与权利。然而,记者发现,这份合同上并没有标注电动车电池发生爆炸时,电动车租赁方需要承担的责任。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自从前些天发生电动车电池爆炸事故后,部分门店租赁的电动车电池已经被执法部门收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苏州街头开展电动车电池租赁业务的门店中,有些属于品牌连锁店,有些则是修车点,附带做些出租电池生意。这些门店通过以月租等方式把电动车电池租赁给消费者,消费者只需要支付一定的押金以及租金即可,至于租到手的电池私自充电是否会发生危险,店铺工作人员并没有及时告知。

  近年来,有关电动车锂电池爆炸的事故时有发生,尤其是在电动车“新国标”落地执行以后,整车质量小于55kg的强制要求下,锂电池市场迅速爆发,大大小小的锂电池企业鱼龙混杂,锂电池质量也是参差不齐。由于锂电池成本高,售价贵,一块质量过关的锂电池要比铅酸电池贵出几百元甚至上千元。因此,目前市场上充斥着大量以次充好的不合格锂电池,有的锂电池甚至是“三无”产品,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很容易购买或租借到低劣产品。

  “你们的电池是哪里生产的?”“合格证在哪里?”近日,苏州市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突击检查电动自行车行业情况。记者从苏州市市场监管部门了解到,市场监管部门专门开展电动自行车专项整治工作,检查电动自行车销售维修单位,通过对辖区内电动自行车销售单位、租赁点进行全面摸排,严厉打击和查处销售不合格电动自行车、电池和充电器的违法行为,加强宣传警示和行政指导,强化经营者合法合规经营意识,切实规范市场秩序。苏州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介绍,去年下半年以来,他们在生产流通领域抽查了17批次电动自行车,发现4批次生产企业、4批次流通领域产品不合格。主要不合格项目包括车速限值、车辆提示音、短路保护等,不合格产品已及时处理。

  苏州丁晓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臧祝文认为,如果是电动车电池存在质量问题,那么受害者可以起诉电动车电池租赁方,因为租赁方的出租行为存在安全隐患,导致他受到伤害,租赁方需要承担哪些责任,要看他们签订的租赁合同。如果是因为电动车电池的质量问题导致的爆炸,受害者也可以起诉电动车电池生产厂家或者经销商。臧祝文律师建议,受害者目前需要这么大金额的治疗费,只能进行起诉,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这么大金额的治疗费一般不会进行提前垫付。

  2016年6月,在苏州从事外卖行业的张某,向租赁公司交了一笔押金后,取得一块锂电池,作为自己送外卖应急之用。同年8月12日,张某将锂电池放在住处阳台上充电,自己坐在一旁玩手机,没想到充电的锂电池突然爆炸起火,火苗呈喷射状,致张某全身大面积烧伤。经鉴定,张某构成七级伤残。为此,张某就赔偿问题将租赁公司及锂电池生产厂家告上法庭。消防部门出具的《火灾事故认定书》显示,起火原因不排除电动车电池故障引发火灾。

  法院最终认定涉案锂电池为“无质检合格证明、无名称、生产厂厂名、厂址及产品规格、无警示标志或者中文警示说明”的“三无”产品,锂电池生产厂家应承担产品质量责任,赔偿张某相应损失,租赁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另外,张某在住处对锂电池充电,事发时与涉案电池距离过近,自身有一定过失。

  原标题:《【紫牛头条】电动车电池充电爆炸快递小哥命垂危,平台称只在跑订单时有保险》